位置: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
作者: 管理员 来源:原创 关注: 时间:2015-08-05 18:40

这把牌是我的大盲注。从枪口位置的詹妮弗直到按钮位置上家的蜜雪儿都选择了弃牌。就在我看向古斯·汉森的时候我听到他阴郁的声音轻轻响起:“我加注到两万美元。”

“是的。”我原原本本地把自己和那个地产大亨的谈话对阿湖复述了一遍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

“当然。”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但不知道为什么我马上就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能做得到的话。”

“再一张黑桃我就能赢你。”他挑衅般的对我说。

我当然明白张小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天此话的用意,他还是担心我和云朵,想把我从云朵身边弄走假如我要到了他那边,还不成了他手里的蚂蚱,任他摆布了,说不定他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什么时候就把我开了。

接过麦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克风。我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在我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的扑克生命中帮助过我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当然要感谢杜芳湖小姐感谢陈大卫先生以及萨米·法尔哈先生、堪提拉小姐甚至还有菲尔·海尔姆斯先生当然我也不可能忘记古斯·汉森先生。和那位可敬的老人!

我是前一天晚上八点钟左右走进葡京赌场的。也就是说我在这张牌桌已经坐了十个半小时。

“芭芭拉小姐获胜!”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5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城